姓名学19画的字字义解释?姓名学19画的字祥安阁?

第二回 1991青春有你

13

邱收也就是一时小心眼儿一下。不管怎么说,乾龙能调到机关,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儿。第二天,他叫上寒川两口子、艺兴、骆艳采钰,给乾龙接风。邱收现在有活动总想着采钰,已经把她当成圈里人了。

采钰如今可有眼力见儿了,和刘秀华打着招呼,却并不往她身边去。知道骆艳来,主动在她和邱收中间留了个位置。邱收坐到她边儿上,看着她微笑。她看邱收坐过来,赶忙用两手捂住头。

采钰按照邱收的要求写好了游记寄给他,他前天就收到了。他们都没想到这么快会又见面。

邱收说:“游记写得不错。”

采钰也不看他,说:“然后呢,弹还是不弹?”

邱收说:“有一个问题,谁告诉你观鱼亭池子里的是鲤鱼?”

“牌子上写着饮茶观鲤,还写了是锦鲤。”

“好吧,过关。给你欣赏下我写的《卜算子》。”

邱收把他和骆艳传递的不断续写诗歌的笔记本展开,递给采钰看。

采钰只有权力看这一页:

晴空暖日高,和风春意闹。已是漫山花开时,枝头含苞笑。

眼镜湖水皱,缆车不停跑。香炉峰上游人稠,满目春色妙。

因为是和骆艳同行,这首词也被邱收誊在了他们交流的笔记本上。

邱收问:“怎么样?”

采钰咕哝道:“不怎么样!”

邱收轻拍了下采钰肩膀,柔声道:“重说。”

采钰把手放下,看着邱收说:“我不怎么懂,反正和宋词掺和到一块儿,肯定分不出来。”

邱收点头说:“也不能说不懂,这个评价还算中肯。”

采钰长出一口气,冲邱收露出谄媚笑容和两排小白牙。嘴还没合上,光滑的小脑门就又挨了一记,眼泪含在眼眶,咧着嘴不知道是笑还是哭。

邱收说:“该表扬的表扬,该罚的还是要罚。什么叫隐于树后?和游记有关系吗?小丫头片子,该看的看,不该看的不看。那天就想揍你了,还敢写在游记里挑衅……”

他看采钰脑门真的红起来了,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也就不再说了,还伸手轻轻揉了一下。

骆艳这时候正好来到桌边,问:“怎么了?”

邱收说:“没事儿,采钰让蚊子叮了一下。”

骆艳在他俩中间坐下,也在采钰脑门上揉了两下,说:“这才4月初,就有蚊子啦!”

采钰心说:“当然有啊!蚊子老大了,就坐在你那边,你看不见吗?”

总站6月份要搞大比武,召集下属各团站及直属队分专业组团厮杀。这其实不算新鲜事儿,每两年都要搞一次。上一届邱收还在连队。这种事儿也轮不上他,他在连队里从事的那块儿业务是全总站独一份儿,虽然在全分队十来个干部战士里他的水平也就能排在第八第九的,但换别人还真没有能玩儿得转的。衙门口上届和上上届曾派修理室的老技师参赛,都没整出过什么响动。

今年的大比武与往届大同小异,就是在小的专业划分上有点儿调整。

邱收对这种事儿向来不怎么关注,直到那天迟主任找他:“邱收,今年大比武你代表政治处参加!”

“我不去!”

“谁跟你商量了?这是处里的决定。”

跟迟主任聊了一会儿,邱收才稍微了解了点儿情况。原来每年的大比武还有机关干部的参赛项目,按司政后分为参谋、干事和助理员三个专业。邱收当然是参加干事专业。总站共6个团站级单位,由每个团的政治处选派两个人。

邱收问:“还有一个倒霉蛋儿是谁啊?”

“别胡说八道!还有宣传股新来的小艾。你让他到我这儿来一趟。”

邱收心说:“我他妈一猜就是他。除了我,你们也就敢欺负新人了。”

迟主任又说:“你先做好准备,15号到韩家川封闭集训。”

“啊,还封闭?多长时间啊,我这儿还恋着爱呢。别这一封闭见不着面儿再吹了。”

“吹了再找,你又不是没吹过。我手头现成儿的姑娘有好几个呢。你要是大比武能拿个好名次,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

好嘞!主任给力。没看出来,迟主任还有拉皮条的爱好和潜质。问题是什么就包你身上了,这不乌鸦嘴吗?我还没吹呢好吗?

艾乾龙还就是倒霉催的,从川儿里出来到机关报到才10天,就又回去封闭了。早知道还不封闭完再来呢。邱收刚想同情他,又一想:我招谁惹谁了,全处那么多人,干嘛非让我去啊?多半儿就是乾龙妨的我。

邱收给他打了个电话:“小艾吗?主任让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好的。您是?”

“你去就完了,管他妈我是谁干嘛啊!”

“哦,邱干事啊。我这就去。”

他能听出邱收的声音,只是一时疑惑,因为没听邱收管他叫过小艾。

放下电话,邱收又给骆艳打了一个:“我下周一就进山封闭了。从今天开始,到我走之前,每天必须跟我见一面儿。”

“我也忙着呢,还俩月就高考了,我们课也紧了。”

“那和我没关系。我重要还是高考重要啊?”

“当然是高考重要了。”

“重说!”

“高考重要啊!”

张艺兴坐在对面直接乐喷了。骆艳嗓音清亮,和她通话通常如开免提。

“有什么可乐的?”

张艺兴说:“除了你自己,谁都知道高考比你重要!”

可能吧。这和邱收的爱情观不同。小裴说得好: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而高考什么的,包括事业、财富,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在他心里,爱情至上。

艾乾龙撞门进来,冲邱收拱手说:“邱干事,主任和我说大比武的事儿了。我是新人,你得多帮助我啊。”

操!这哥们儿心态完全不一样啊。

邱收是愁眉苦脸,艾乾龙是喜上眉稍。邱收心想:“丫是不是有病啊?”再一想又理解了:“金晨在西安学习未归,他估计也是整日闲得无聊,说不定还觉得受重用了呢。”

“别呀艾干事,总站这大比武早不举行晚不举行,不就是等你呢吗?该大显身手就别客气啦!”

艾乾龙笑着走了。曹荣浩叼着烟过来,说:“用不用我帮你准备啊?不吹牛,怎么也能包你拿个亚军回来。”

邱收当然求之不得:“好啊!姜肯定是老的辣啊。”

曹荣浩在总站当过干事,急智歪才哪样都不缺。他早年间在十团当干事的时候,参加过大比武,拿的就是亚军。这是邱收后来知道的。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qiming.com/31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