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氏取名大全男孩,聂氏取名大全女孩?

千年一井如水沝淼?

故乡盛情似火炎焱燚

作者 张守真

我的故乡山东临沂,地处沂蒙山区秦朝琅琊郡东汉琅琊国都,后改名沂州。1913年改名临沂

如今的临沂还留有秦代琅琊城址、汉代琅琊王墓、银雀山汉墓、晋代王羲之故居遗址、金代临沂孔庙、明代五贤祠、清代琅琊书院等历史遗迹。

我家现为临沂市河东区太平办事处葛寨子村。据记载本村诞生于明朝万历年间,起初为聂氏家族迁入,取名聂家寨,后陆续有诸葛家族(东南旺、胡家店迁入)、刘氏家族(八湖、大刘寨等地迁入)、张氏家族(小张寨迁入)入住。改为葛寨村。

村址坐落地风景如画,四面水系环抱,东有从上游山区四季流淌来的河渠之水,南有40多亩地的“大汪”湖面(历史上曾发生过龙吸水奇观),西有葫芦沟季节河沟——河沟西岸北部为菜地只有零星住户、南部也就几十户人家(现为村中心路),北有小沙汪与小徐寨西大水塘相连,四面水系相互沟通,东北有张家桥,时有大鱼跃上桥面,众多村民夏季在此纳凉洗澡席地过夜、西南有染房桥(俗称大桥头)、北有涵洞桥,水岸边皆参天大树,村西有芦苇荡长长汪、三荒汪、小锅汪;西北有南、北窑汪、西南有西南洼子汪、斗汪、狗汪子、沙埠沙汪,如天布玉盘分布在所拥有的土地上,一到夏季与各邻村水系连为一体,一派江南水乡之美景。

村一直流传着“神牛”曾隐现此地大桥头南临水之地的传说。

记得我小时村民有800人,土地1500亩,50年代后期被上级统一“规划”给四周5个村500亩,其中包括刘氏、张氏、诸葛家族祖坟大片墓地,并被平为耕地,村民“饭碗”顿时缩小了三分之一,但全体村民表现出了博大胸怀和服从。

村民在老一辈第一任刘东浮书记、刘良卿村长、葛效法会计等村领导班子及我小时所在的生产队刘东盈、刘淑光队长数十年无私为民的引领下,使全体村民平安度过了艰难岁月和美好时光。

之后接任支部书记或主持过工作的有葛效曾、刘淑善、刘淑安、刘淑贞、刘美林、葛福军、刘桂林、刘学田、葛福华、刘桂林,他们在不同时期,各有建树地引领村民进行了村的全面建设。

历史上村里曾出现过不少名人志士,有参加朝廷科举考试的天文、地理、文学、数学、医学、书法、礼仪、人文等博学多才的张玉蘭先生,其所教学生桃李满园学富五车,其教诲的双手打算盘,加减乘除速度惊人,无人可及,邻村和本村的张永成、刘曼卿等大批学生学有所成,皆获真传,可惜他们现皆已逝去,未能传承至今。

当年张玉蘭先生曾因春荒生活困难推木轮车从岳父家借的一口袋麦子系全家口粮,路途遇一因生活所迫而寻短见之人,毅然将全家仅此口粮送予其人救其一家,至今已近百年当地百姓仍在传颂;有参加科举考试武科林文郎的百步穿杨武林高手刘秀卿先生;其家族后世至今还保留着他们曾用过的宝贵书籍和强弓箭弩。还有已经去世的参加抗美援朝的军队老干部、老战士刘淑贵和刘淑彦、哈工大毕业的水利专家刘淑志、从军中央警卫团的刘淑玺、沈阳防化团的张守勤、北京卫戍区的张守建,以及刘淑善、刘学成、张守军等人。

有历经千辛万苦曾经参加解放战争民工运输及参加临沂跋山水库、蒙阴水库建设和每天往返家乡至土鳖山140里运石头的“大力士铁肩推车队”成员刘东盈、刘元勋、刘泮德、刘淑楷、张凤年、刘安卿等人,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突出贡献;有著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织布印染的刘东鲁;有土法全工序自制烟花炮竹的刘考三、刘永卿、刘信卿、刘臣卿、刘方卿、刘东峰、张兴让等人;有“鲁班”式木匠手艺的刘美勋、刘淑行;有编制单、棉草鞋的能手刘臣卿的夫人、刘信卿的夫人;有中医土方治疗肿瘤和疑难杂症的张玉蘭先生及我的三祖母;有自幼出身府邸之家学的一手刺绣绝活的我的二祖母;有打“锅饼”精湛技术的张景英;有自己编织渔网利用高粮杆做成筏子奔于江湖打鱼的刘太勋、刘店三、张凤年、刘淑恩、张振刚等“渔民”,其联合打“围网”堪称水上一景,站立阀子上操控技术非一般人可及;有手工打造剪刀等刀具的能工巧匠刘泮池、刘淑可、张景祥(闯关东奉天)、张景美、张景平等人,其产品曾销往全国各地;有果园果树栽培能手葛效法等人,有人工酿制酒、酱油、食用醋;精制各种酱菜及手工弹棉花等特艺人等;还有的靠一技之长,漂泊天涯至今未归的几户人家。

这些技术有的传承至今仍在运行,人们不应忘记这些传承人和他们的独门绝技。

崇文尚武一直是葛寨村秉承的传统并蔚然成风,全村曾担任国家教育工作或在行政、机关、金融、医疗、企业法人的有张兴仁、张景贤、葛效凤、刘东福(1)刘淑恒、刘淑怀、刘东坤、刘东伦、刘光林、刘敏、刘士明(1)、刘学彬、刘士明(2)、刘东强、刘士宾、刘淑章、刘淑乾、刘东兴、刘淑贞、刘学彦、刘学军、刘彦林、刘林(1)、刘林(2)、刘泮硕、刘学增、张斌、张守全、刘广银、刘广金、刘广玉、刘广宝、葛福柏、葛福林、葛福堂、刘学德、刘东金、刘淑波、 刘淑俞、刘士宝、刘士芳、刘东实、刘吉林、刘东福(2)、葛福芝、刘义林、刘江明、刘东波、刘桂林、刘学强、刘淑雷、葛福宝、刘东晓、刘淑朋等人。近年来考入国家名牌大学的每年都有中榜者,有哈工大毕业的现任上市公司负责软件开发科研技术,其成果受到科技部科技奖的张庆勇高级工程师、副总裁,有双研究生学历在中科院任职的张亚坤,有研究生学历的刘学春、刘学涛、刘一潼、刘彦彤、张甜、张亚楠,有地质大学毕业在国家大剧院工作的刘淑昌,有首都经贸大学毕业在北京央企工作的张丽洁,以及本科毕业的张守锋、张斌、刘财、张庆智、刘弘、张庆伦、张庆民、张娜、刘士杰、刘士峰、刘士文、刘科林、刘中伟、刘明、刘书坤、刘飞林、刘凯、刘士琦、刘晓童、刘雪、刘梦馨、刘梦娜、刘士明、刘祖坤、徐瑞、刘士涛等人;有本科出国留学的刘汶权、刘士琦等人。

还有很多在校就读的本科生及已毕业和在校的大中专生。有在军队退休的张守真、有在职的海军陆战队张守锋、武警刘伟、有军队转业的:干部葛福松、参加过抗美援越的刘东明、海军东海舰队张守岩、济南军区刘淑章;有军队退役的:葛福兴、刘淑安、刘和卿、刘学玺、刘淑贞、张景岩、刘学金等人。

在以上众多人员中有的担任政府部门领导,有的担任军队首长,有的成为国家科技人才获国家信息安全、生物医药等高端创新科技等多项成果获发明专利者、有的被评为全国十佳信息安全先锋人物获“金智”奖,有的成为远近闻名的企业家,有的成为国家金融界银行精英、有的成为商业大咖、有的成为物流大佬、有的成为知名企业委托产品加工销售的地区大代理商、有的是村里农产品种植专家。

目前走出村子在全国各城市就业居住的已达100多人。随着井喷式的高学历人才辈出,会有更多的人奔向五湖四海祖国需要的地方。

全村的事业发展及家庭资产总量蕴含着巨大的提升潜力。虽然目前家庭之间经济上还存在着一定差距,但伴随人们观念的改变,由过去的不愿自己和子女远行“以劳动力在家种地创收”的观念,改变为追求“学知识,走出去,到社会上创收”的理念,所以村里近十几年有了超越式发展。尤其是捷足先登的到国内外淘金的经济上都比较宽裕。走的越远见识越广,飞的越高视野越宽,“井中捞鱼”不会有收获。如今村民也都由草房改建成二层楼房,村里大学生、教师、军人、在外工作人员比例、以及男女高寿老人比例(最高寿的106岁)及村民经济资产总量在当地村镇独占鳌头。

毫不夸张的说葛寨村虽小,但也是国家文武人才资源地和健康长寿之村。随着知识人才的外溢,必将间接带动村民的全面发展。全村一直保持淳朴村风,助人为乐,慈善为怀,虽有四姓家族,但绝无嫉贤排外之情,各家族、各兄弟姐妹、各婆媳妯娌之间皆和谐相处、一人有难,八方支援,内部也从未有非法犯罪之举,充满奋发向上,正义、正气,一派祥和氛围。真乃中华民族之缩影,砥砺前行,自强不息,万象更新,蓬勃发展。

聂氏取名大全男孩,聂氏取名大全女孩?

2007年的葛寨村局部,全村没有一条硬化路,雨天满街泥泞,村居大部分为草房(影像截图)。

聂氏取名大全男孩,聂氏取名大全女孩?

2012年的葛寨村局部,“滨湖路”为张守真捐修,方便了村民交通与晾晒粮食,村居零星改为平房。(影像截图)。

沧海桑田,时代变迁,村落地址也不知经过多少次的起落沉浮,村南近处曾出土过汉代陶器,被国家列为文物保护地,并立碑做了标识。另据文献记载,1668年7月25日晚,(清康熙7年农历6月17日戎时)郯城临沂发生8.5级地震,村西南几百亩被地震喷出的黄沙覆盖,南侧曾有两座沙山(现称沙埠),并造成地表塌陷形成大片水湖,后四周浅处形成芦苇荡。村落现占地面积比50年代扩大了3倍,土地也由于上级规划、修铁路、公路、建厂等原因,如今可耕地面积只有600亩,养育着村里1000余口人。

在现任刘桂林书记、刘学强村长、刘玉美妇女主任、刘豪支部委员、陈学德会计等村“两委”班子成员引领和全体村民的拼搏下,村里已绿化成花园式村落,国家扶持道路户户通已实现,通往耕地的路也已进行了硬化,告别了泥泞之路,大大方便了村民出行和种植、运送粮秣,村民的收入水平、生活水平,居住条件,人文环境,都得到了空前改善。

20年前我回乡探亲,几名老前辈刘东明、刘东福、刘泮池、刘淑曾等人约我到村东沟渠边,看着滚滚的造纸厂白色污水流淌,深情的对我说:守真呀,你看咱村的地表水都污染了,咱这里地下十几米都是火山岩红石,打井也打不了,过去咱村只靠四口挖的浅井用瓦罐子提水挑回家吃,现在各家打的压水井也就10米深左右,现在水污染严重,压水井打出来的水都变色变味不能吃,村里这几年癌症频发,你看看能不能召集下大家到西湖沙埠打个深井,解决下村里人吃水问题。

几经调研,一是当时打井设备只是用钢锤向下砸,地下十几米就是红色岩石无法向下延伸,二是远距离打井经费多无力筹集,只好报憾作罢。

之后上游的造纸厂被取缔,村里也有了自来水,蓝天碧水得以实现。但有时自来水出故障,有的村民家里待迁盖房没有安装自来水,个别的不愿花钱还继续用压水井,家庭淘米洗菜仍用压水井的地表水,影响着村民的身体健康。

今年五月十五日,村里几名退休的老前辈,有原供销社工作人员刘东福、有原县打井队专家刘学礼、有原高级教师刘淑怀、葛效凤,知我探亲在家,专门来我家提议让我召集下村里爱心人士打一口深水井,作为村民备用饮水源,不论是出于战备考虑,还是平时防止临时断了水源考虑,以及健康考虑,都具有特殊意义,也是为村民贡献一份爱心,而且现在有钻岩石井的设备。经与有关单位和相关人员汇报协商